很难被阅读的弗兰克·奥尔巴赫

2019-10-19   东方金典

荟聚天下艺术收藏品咨讯,一切尽在东方金典。

原标题:天才的痛苦和狂喜 | 奥尔巴赫

抹去,重来。再抹去,再重来。

抹去,重来。

再抹去,再重来。

乍一看,甚至第二眼和第三眼,奥尔巴赫可能都很难“阅读”。也就是说,你可能很难对实际看到的内容进行解码。这个困难来自于奥尔巴赫同时努力达到不同目标的实践:强烈的现实主义和近乎抽象的宏伟叙事,同时传达着第一眼看到的强烈情感,既新鲜又深刻。

天才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痛苦源自何方,狂喜又来自何处?

∧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在卡姆登镇的工作室里。照片:Eamonn McCabe / Auerbach

奥尔巴赫曾说,“在我看来,早上醒来不去画画是非常愚蠢的事,因为可能第二天早上就醒不来了。”

悲观源自他的童年经历:1939年,奥尔巴赫逃离纳粹政权被送到英国。1942年,他的母亲和父亲死于纳粹集中营。他是作为难民在寄宿学校里度过了他大部分的童年时期。

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1931~),现年88岁,英国在世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弗洛伊德和奥尔巴赫是一生挚友,奥尔巴赫被誉为“画家的画家”,他的艺术对弗洛伊德后期艺术风格的形成起到了很大影响。

他早期的画作是逐层递增构建的,以创建厚实的纹理色块。在极少数情况下,颜料甚至会从管子中挤出,并在涂料表面上相对不受干扰。然后发生了重大转变。在作品结束时,他没有刮擦颜料或木炭,而是简单地刮掉了自己所做的一切。最终的工作是一次就可以完成的,它覆盖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的痕迹,而且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达到目标。众所周知,他是无情的自我批评者。

他还是一位坚定的现实主义者,尽管他的作品以手势般的强烈震撼和棱角分明的表现超出了传统绘画的表现形式,但它们仍然牢固地植根于他所经历的现实中。人们可能将他的画描述为抽象的,有些元素比其他的艺术家要多。但正如策展人凯瑟琳·兰伯特(Catherine Lampert)指出的那样,“每个单一的标记和形状都来自某种东西。它们永远不是标记。”她指出,他总是可以识别出被凝固住的东西。

奥尔巴赫作品:

∧'Head of William Feaver', 2003, by Frank Auerbach

凯瑟琳·兰伯特(Catherine Lampert)是奥尔巴赫2015年泰特回顾展的策展人,也是与奥尔巴赫深交30多年的好友。而英国卫报Jonathan Jones的文章是2015年奥尔巴赫回顾展前的文章,文内揭示了奥尔巴赫的主要艺术生平,以及与弗洛伊德的相互关系。

节选如下:

1939年4月,当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离8岁生日还有几周时间,他的父母就将他送上了一列从德国开往英国的列车,他的行李被整齐的包装好并贴上了标签,从此他再也没有见过父母。在十多年时间里,这位大屠杀幸存下来的孤儿将会展示他大胆而富于挑战性,厚重的绘画艺术。作品的魅力吸引了众多艺术批评家和晚辈艺术家。在上世纪50年代,艺术批评家大卫·塞尔维斯特已经认为年轻的奥尔巴赫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他的另一位粉丝是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他们有9岁的年龄差距,当弗洛伊德来观看奥尔巴赫的展览,他只简单的说了一句:“谢谢你。”他们是关系非常亲密的朋友,直到2011年弗洛伊德去世。弗洛伊德留给他的朋友相当珍贵的礼物。这笔遗产从理论上说是属于国家的,包括弗洛伊德收藏奥尔巴赫的15件绘画及29件素描已经到了政府手里,以取代遗产税。

弗洛伊德对他朋友作品的选择无疑是绝佳的。在2015年奥尔巴赫的回顾展上,弗洛伊德收藏的这些躁动、意义深刻的作品打开了一个崭新的开放视角,从而赢得新一代观众的兴趣。

在一幅画上,一个女人凝视着火堆。但是我们在一片波纹状颜料层、杂乱的字符串组成的混沌画面中很难看清一张脸。弗洛伊德收藏的这张绘画很清晰地表明——弗洛伊德这位最重要的写实主义画家想要寻找到更接近奥尔巴赫抽象艺术的秘笈。

2015年奥尔巴赫回顾展现场:

堆砌着如此多怪异肌理的绘画令人感觉奥尔巴赫的艺术极为激进和躁动。厚重的画面上既老辣遒劲又生猛鲜活的肌理材质几乎无法使用相机拍摄,作品的绘画性达到了画家近乎本能的极点。

大河、土坡、弯曲的发辫,以及锐利的水滴、直管状的重复笔触。实际上,奥尔巴赫的艺术特征和弗洛伊德有相当多的差异,而和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德库宁和瑞士存在主义艺术家贾科梅蒂则有更多的共同点。

不过,奥尔巴赫还是占据着弗洛伊德生活中的重要部分,艺术批评家马丁·盖福德证实,他是通过弗洛伊德收藏的肖像画了解了他这一点,当他第一次去弗洛伊德家中做客,他看到客厅、厨房和卧室到处都悬挂着奥尔巴赫的画。盖福德问他:“你是奥尔巴赫作品的收藏者吗?”弗洛伊德显然对这个说法有点不悦,回答说:“不,我只是热爱奥尔巴赫。”

在泰特美术馆陈列的弗洛伊德遗物中有很多奥尔巴赫的物品,这些私密物品揭示着两人是如何相互馈赠和传递友情的。弗洛伊德珍藏着奥尔巴赫每年给他寄来的手绘生日贺卡。其中一件是鲁本斯描绘的参孙与达利末之战的素描(现收藏在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而另一幅描绘了弗洛伊德兴奋的凝视着一个巨大的裸体——这是一幅对弗洛伊德著名作品“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的讽刺漫画。

“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很好的朋友。”盖福德说:“弗洛伊德会经常咨询奥尔巴赫关于展览的事情。”

两人除了画家身份之外还有很多共同之处。奥尔巴赫出生于1931年,如果说他的艺术才能是与生俱来的,那显然是从母亲夏洛特那继承过来的,她以前学过艺术。他的父亲马克斯•奥尔巴赫是一位律师。他的家在柏林中心地区,他得以享受优渥舒适的中产阶级家庭的童年生活。他远比弗洛伊德年轻,弗洛伊德1922年出生于德国。这也让两位好友得以分享他们在德国童年时期的共同记忆。当1933年,弗洛伊德随自己的家庭来到柏林的时候,青年希特勒刚刚获取了权力。奥尔巴赫的父母留在了德国,他们寄希望于德国犹太人一切都会好起来,此时奥尔巴赫已经注定了将要遭遇到绝望而残酷的命运。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在哪个集中营被杀害的。很难想象这种早年的苦难对他的艺术造成了多么深刻的影响。

童年时代的多少创伤被升华为这样的作品?(下图)

∧《自画像II》(2013)

大卫·格拉瑟,本·乌里画廊和伦敦犹太艺术博物馆的主席,认为“第三方”不应该对艺术家受到大屠杀的影响提供解释。但他毫无疑问地认为奥尔巴赫从柏林到英国的“强迫旅程”对他成为某一类型的艺术家造成了影响。“这种连续的中断——从柏林市中心的一个童年时代到另一个童年,就像一件被分流出去的行李。”也许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奥尔巴赫的早期作品中,“有一种空虚感”。弗洛伊德收藏作品中的最令人迷惑的是奥尔巴赫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早期的肖像画和城市景观,奥尔巴赫的多色层作品几乎是单色的,但迷宫一般复杂的画面表层下却难以掩藏人物失神的目光、头骨和像坟墓一般的坑凹肌理。他常用的模特埃斯特拉·奥利弗·韦斯特(Estella Olive West),他经常用他名字E.O.W来命名标题。在一幅黑炭笔的素描肖像画里,人物显得难以名状的悲伤与疲惫。弗洛伊德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拥有的两幅画中,人物脸部似乎是泛黄色的柔软颜料堆砌的垃圾构成。这些令人惊叹的画面(其中一幅很小)就像是由橡胶制成的浮雕在运河里腐烂的状态。你可以预料它们上面爬满苍蝇。

奥尔巴赫此时正在模仿伦勃朗的暗色调,但他的用色酷似尿和粪便,而不是一些古老精致的暗影。模特E.O.W.的面部如干燥粪便一般坑坑洼洼,引用奥登的话,它们仿佛是“通往死亡之地的小巷” 。令人难以忘记的一个事实是,奥尔巴赫是在奥斯维辛大屠杀之后的十年画出的这批惊悚可怖的杰作。他在战后反映伦敦建筑工地的画作中也隐藏着类似的恐怖,当时建筑物的混凝土和玻璃正在填补着德国炸弹轰炸出的废墟。在这片充满泥泞沼泽的史诗般场景中,血红色横条状的房梁痛苦地将新生命挤压进古老的土地,在繁忙的建筑工地下面呈现出如洞穴般的空旷空间——那是对地狱的一瞥。

奥尔巴赫作品:

这段时间,奥尔巴赫更为关注他居住和工作的城市。他从1948年到1952年在英国圣马丁艺术学院学习艺术,然后他到皇家艺术学院学习艺术直到1955年。他在卡姆登镇有了一个工作室——它早先是被他朋友莱昂·科索夫使用——从那时到现在一直是这样。在弗洛伊德收藏的“去工作室”的作品里,描绘了一个喧嚣的庆祝场景,(艺术家)在清晨穿过喧闹的卡姆登街道,径直走向工作室去工作。据说奥尔巴赫要在工作室一周工作七天,他画伦敦当地的风景包括莫宁顿巷威望和具有典型城市风格的景点——樱草山。

从上世纪50年代到现在,随着他持续深入艺术探索过程。你能看到在奥尔巴赫艺术中旺盛生命力和幸福感的特征开始涌现。到了60年代,他开始使用更明亮的色彩,主要原因是因为他能够负担的起它们。西蒙·沙玛甚至认为奥尔巴赫是一位快乐的艺术家,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自我放纵”的狂热艺术家,他以舒适甜美的艺术摆脱了战后拮据的生活状态。他的工作室就像一个抛弃了一切限制的地方,那里成为了一个“糖果店”,这里充斥着敏锐感性的色彩。弗洛伊德说他不再描绘人体而是塑造人体,但真正会塑造物象的是奥尔巴赫,他使用了多层厚涂法。

(图片来源于目刻时光)

更多收藏咨讯,请关注东方金典商城。

声明:本文转载自目刻时光 作者:刘鹏飞2019-10-15 13:55,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东方金典艺术生活馆仅作信息传播使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扫描关注东方金典商城

扫描关注东方金典文化

标签:   抽象表现主义,贾科梅蒂,卢西安·弗洛伊德,弗兰克·奥尔巴赫

推荐阅读

新闻排行

热门推荐

客服电话:400-0788-232/0731-82033967 周一至周六9:00-6:00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望城坡西中心T2栋

湘ICP备19010253号-1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域名注册证书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